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聚书库 >> 凶灵秘闻录 >> 第九百一十二章:探员何飞

第九百一十二章:探员何飞

如电影男主角詹米死亡,所有执行者抹杀!!!

天呐,电影里的女螝本就强到可怕,单单躲避追杀估计都够呛了,没想到都这样了诅咒仍额外添加规则,这,这简直……

光头男自顾惊骇茫然询问,可惜现场无人作答,无人说话,非是不予回答,而是其他人同样被震惊包裹,惊的他们一时说不出话来,毫无疑问,对于任务信息,但凡理解能力稍强者皆已快速想通快速理解,从而明白了那是怎么回事,寂静良久,沉默良久,直到面色越来越白,直至嘴角微微抽搐,何飞才打破寂静叹气摇头,旋即回转脑袋撂下句话,对在场所有人说出一句满含无奈的话:

“看来,这次咱们大伙儿每个人都将失去自由了呢……”

不错,何飞话里的意思众人大多明白,至少资深者一方能够理解大概,解释起来并不复杂,简单来讲可理解为诅咒将这场任务当做了一部真正电影,为了让电影能合理进行下去,诅咒给每个人都设定了不同身份,一旦身份固定,届时拥有剧情身份的执行者就绝不可以做出超出其身份以外的事,举个简单例子,比如诅咒为某名执行者设定的身份是铁匠,那么周围剧情人物对你的印象也必然是铁匠,如此一来那么这名执行者在任务世界就绝对不能将自己打扮成商业大亨,不管做什么都只能以铁匠身份行事,并且在遇到其他被赋予不同身份队友时也禁止习惯性打招呼乃至互相交流,理由很简单,虽然在你眼里对方确是你所熟悉队友,但在剧情里你的身份和另一名执行者所饰演身份还没有认识,一旦毫无理由互相交流,结局必然是违反规则,举一反三,其他被赋予不同身份的执行者亦是相同道理,当然,凡事无绝对,常言道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诚然大伙儿皆被身份束缚,实则诅咒仍旧给执行者留有一定程度自由发挥空间,正如信息末尾所刻意提及的那样,只要你有足够合理借口,并且在符合个人身份逻辑的情况下,执行者之间还是能做到互相交流又或是做自己想做之事。

值得一提的是,就算凭借合理理由做到了互相交流,交流期间亦切勿谈及与剧情无关话题,执行者之间所言对话必须符合各自身份,再次举例,比如一名饰演商人的执行者和另一名饰演村民的执行者之间所谈话题就绝对不能涉及到各自真实身份,更不能涉及电影剧情或诅咒空间。

如非要说的更直白些,你可以把执行者当成一群演员,而任务期间演员的一举一动也如同时刻处于一台看不见的摄像机镜头之中,既然是拍摄,那么拍摄过程中演员无疑要遵守规则认真饰演,所做一切都必须符合剧情逻辑,否则就是违反规则!

………

随着任务信息发布结束,10分钟后地狱列车开始减速,行驶速度越来越慢,很明显,车体即将停靠,位于1号车厢的执行者们则个个心怀坎坷不语等待着,车厢陷入沉默,现场寂静哑然,不怪大伙儿不说话,而是对于已了解任务规则的众人来说目前也确实没必要多说什么,加之《死寂》电影看了数遍,剧情了然于胸,所以这种时候众人唯一能做的只有祈祷,祈祷自己能再一次度过难关。

寂静归寂静,沉默归沉默,不过……

当列车彻底停止运行,当车门自行开启的那一刻,望着门外黑色空间,门前,何飞稍显迟疑,没有如以往那样当先带头走下列车,而是如想起什么似的凝固顿足,停下脚步。

何飞的停滞动作引起了身后众人注意,不管是资深者还是新人,一时间大伙儿纷纷将疑惑眼神投向青年,入目所及,就见何飞慢慢转身,然后用复杂口吻对众人说出一段话:“对了,我想昨晚看电影时大家都差不多发现了,玛丽肖非比寻常,几乎可以肯定那是只清醒神志的螝,对方不单知道自己是螝,甚至全程戏耍人类,将所有参与事件者玩弄于股掌之间,而越是这种螝就越难对付,在此我提醒大家,任务期间一切小心,且通过任务信息来看,既为角色饰演,进入任务后大伙儿便极有可能无法聚集。”

何飞这段话既浅显易懂同时还额外蕴含着两层意思,前半句关于螝拥有智慧是专门说给李天恒以及四名新人所听,毕竟凡资深者都清楚神志清醒螝物的可怕之处,唯有经验较浅新人暂时体会不到,后半句则是说给所有人,原因在于本次任务规则对执行者的限制太过巨大,远远大过以往任何灵异任务,几乎是首次遭遇,可以想象,如此之多限制下,一个小心就会违反规则,扣生存值固然肉痛,可一旦生存值扣光了,接下来那可就是抹杀了啊,抹杀是何意思,众人心中通透。

当然,何飞的提醒没有人敢忽略,哪怕早已了然于胸,如今仍再次显露凝重,毕竟是何飞好意,所以很自然的,青年队长此言一出,先不谈新人如何,至少资深者纷纷点头作为回应。

可……

就算如此,就算众人态度凝重先后点头,内心莫名不安的何飞仍未下车,而是扫视起身前众人,这一刻,他的目光分别扫向在场每一人,彭虎、程樱、赵平、钱学玲、陈逍遥、空灵、李天恒等等他能看到的伙伴队友,他,犹豫不决,踌躇坎坷,嘴唇微动似有话说,但最终闭口放弃,未曾如刚刚那样多番提醒,而是转变表情,用前所未有凝重语气对众人撂下句仅有三字组成的简短言词:

“活下去!”

没有原因,没有理由,有的只是决然,只是坚定,还有青年那始终如一的永不服输。

特殊状态予以特殊对待,目睹何飞如此,众人不由心下凛然,尤其是距离最近的资深者更是个个郑重个个点头,已经没有解释的必要了,何飞的意思他们知道,对方之所以再三叮嘱他们其韵味也恰恰来自于任务本身,来自于那即将开始的灵异任务,一场以无解恐怖电影为蓝本构建酝酿的特殊存在,无解,无解啊,可以想象,就算知道诅咒不会发布正真意义无解任务,但有过一次类似经历的他们还是对《死寂》充满恐惧,加之众多对执行者明显不利规则限制,对于能否如以往那样存活回归?何飞心里没底,在场所有人统统心里没底。.

但是!

没底不代表绝望,更不等同绝望,众人结伴而行一路走到现在,期间经历太多,遭遇太多,诸多经历下,大伙儿纷纷明白一个道理,即,螝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信念,失去生存信念,只要你能坚持希望,信念坚定,那么你一定能创造奇迹,以凡人之躯在本不该出现奇迹的诅咒空间中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正如很久以前何飞曾在叶微面前所说过的那样,事在人为,我命由我不由天!

凡人又如何?普通人又如何?殊不知能够创造奇迹的永远只有普通凡人!

(我从未幻想过有朝一日能获得什么狗屁异能,狗屁超能力,因为那并不存在,所谓的异能超能力也仅仅只存在于种种不切实际的神剧电影或YY小说中,这里是现实,是现实到残酷的诅咒空间,人类就是人类,任你如何挣扎都改变不了你脆弱不堪的无奈现实,既然现实无可更改,于其畏缩恐惧,不如将心一横坦然面对,殊死一搏。).

共鸣往往源自于同伴之间互相了解互相信赖,何飞的内心所想同样是众人内心所想,所以……

话音刚落,彭虎第一个随声附和:“活下去!”

言罢,程樱紧随其后:“活下去!”

“活下去!”陈逍遥如是说道。

“活下去!”钱学玲如是说道。

“活下去!”空灵如是说道。

“活下去!”赵平如是说道。

这一刻,在新人难以理解茫然注视中,资深者纷纷聚拢,就这样围在一起互相点头,接下来,众人再不迟疑,纷纷在何飞带领下径直走向车门,走下列车,直至集体踏至车外,集体隐入那看似永无止境黑暗空间。

(我不会向诅咒投降,永远不会放弃希望,我如此,大家亦是如此!)

………

依旧是整整1分钟绝对黑暗,依然是整整1分钟绝对寂静,伴随着分秒流逝,当何飞视野恢复清晰之际,眼前一幕竟直接令其愣住,他,神情微滞,双目大睁,双手更是下意识揉起眼睛,感觉就好像因不太相信眼前画面从而一时怀疑起自己,怀疑其所见所闻是否为真。

不怪何飞有此反应,那是因为眼前场景实在有些突兀,以至于突兀到自我怀疑地步。

喧闹,吵杂,人员穿梭。

首先映入眼帘的为室内环境,一处类似于集体办公间的喧闹场所,现场人声鼎沸吵杂不止,许多身着制服的白人警查或便装人员纷纷在此忙碌穿梭,伴随着吵杂涌现,各类英语交谈亦顷刻间充斥现场传入耳膜,警查们各自忙碌,各有意图,有的在办公桌前书写资料,有的在接待窗口拨打电话,有的则三三两两聚集围拢互相讨论,更多的还是在办公间匆匆而过,不否认制服警查占据多数,但严格来讲此地并非仅有警查,偶尔还会有一两名佩戴手铐的家伙在警查押送下穿过大厅,继而送进隔壁某些房间。.

警查局!?

毫无疑问这里是警查局,一处标准到不能在标准的美国警局,并且通过观察,何飞还发现这里貌似有些熟悉,整体环境略有印象,印象中这里曾出现过,如非要详加确定,可以这么说,这里和《死寂》原电影里的警局几乎没有区别!

(我怎么会在这?警局,嗯?难不成……)

不知怎么的,度过了最初惊愕,某股念头悠然而生,于是,何飞开始动作,若有所思抬脚前行,在绕过几张办公桌后走向右侧赶往墙角,那里则放有一面落地镜。

抵达镜前,定睛看去,视野中,镜中自己虽样貌不变气质不变,然衣着装扮却来了个翻天覆地大变样,原本的休闲装莫名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套充满欧美风格灰色便装,见状,心中微动之余,大学生本能伸手摸索衣兜,猫眼手电、蟒蛇转轮以及灵异道具等物品依旧还在,只不过,经过一番摸索,他仍在上衣口袋与腰间部位额外发现了两样物品,两样原本不存于身的东西。

一把警用手枪和一张印有何飞头像的警官怔!

察觉至此,何飞先是一惊,然仅仅过了片刻他就瞬间明白了,明白这到这底是怎么回事了,答案可谓简单,诅咒没有说谎,对方为自己安排了身份,其身份居然还是名警查!

至于现场,现场仅有自己,环顾良久未见队友。

(看来诅咒不单为每一名执行者都安排身份,还将所有人拆散分开,既然如此,那么我或许可以尝试下我那最初猜测了。)

“嘿,何飞探员,你在做什么?还是说你正独自在镜前欣赏你那张帅气脸庞吗?”.

意外突发,声音入耳,不曾想正当何飞打算执行其脑海某一构思计划时,身后传来呼喊,一道既浓厚又略带玩味的男性声音传入耳中,何飞本能回头,一名身穿灰色西装的中年男子刚好推门而出,从隔壁房间踏至大厅,而刚刚呼喊自己的也正是此人,寻声细看,就见男子样貌普通身材中等,约莫40出头,嘴唇还留着两撇小胡子,目前正开着玩笑迎面走来,过程中还顺带和一名怀抱文件恰好路过的女警员微笑打起招呼,随着女警员一晃而过,男人亦至此走到何飞面前,然,区别于刚刚招呼玩笑,抵达近前时,男人隐去笑意,取而代之的则是副眉头紧锁埋怨表情,先是上下打量了青年几眼,旋即压低声音提出建议,提了个试探性建议:“年轻的何飞探员,你既然身为我的助手,那么我便有权对你提出建议,我认为你目前不应该这样,与其在镜前观察你那潇洒英姿,还不如尽可能帮我处理一些事务,至少对我个人来说还算有所帮助的紧急事务,不知你意下如何?”

美国人的幽默感何飞虽从未接触过,但这并妨碍他从各类欧美电影中大体了解,对于美式交流大学生还算有所顿悟,正因如此,他才没被中年人古怪话语搞蒙,而是刹那间反应过来,当即尴尬一笑回答道:“啊,抱歉吉姆探长,我想你可能误会我了,我原本就打算去办公室问问你需要我做些什么。”

很显然,从何飞以上回答来看,他已在第一时间在确认了自己身份,不单确认了自己同时还认出了眼前男子身份,男子非是旁人,正是《死寂》电影里一名重要配角,那名一直怀疑男主角才是杀妻凶手的警局探长吉姆!

吉姆探长在《死寂》电影里出场率较高,整体算是个既风趣幽默又固执无比的家伙,属于一条道走到黑类型,一旦自己认为正确,那么他就会不管不顾调查到底,因始终怀疑男主詹米与其妻子的死有关,于是吉姆探长便把调查重点锁定在了男主詹米身上,得知男主返回其家乡瑞文埃尔小镇后,吉姆探长随之前往,其后就这样一直跟踪,跟踪着被其视为疑犯的男主,为进一步查清事实真相,后来又和男主一起前往位于往失落之湖的戏剧院,诚然吉姆探长最后在废弃戏院里被女螝玛丽肖杀死,但总的来说眼前这位探长倒也算得上一名称职警查,一名对工作很是负责的警务工作者,不说别的,单说人家那明知危险可仍旧调查到底的信念就足以令人钦佩。

如果说以上这些还统统为电影剧情,那么真正令何飞意外惊讶的却是……

没想到诅咒给自己安排的身份竟是吉姆探长的助手!

当然了,原电影里吉姆探长并无助手,可那又能怎么样?不要忘了这里已非原电影,而是一处受诅咒掌控任务世界,哪怕任务世界和原电影在像,但任务世界终究不同于原电影。.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何飞身份为真,至少在本场任务世界乃一名货真价实美国警查,除此以外他还是剧情人物吉姆探长助手,拥有接触主角涉及事件的机会!

如此安排还算合理,既然诅咒打算让执行者参与电影,那么诅咒无论如何都要为大伙儿赋予个能或多或少接触事件的身份,首先要清楚《死寂》剧情绝大多数时间围绕瑞文埃尔镇展开,也就是说不管身份是什么,归根到底要符合接触事件这一基本前提,假如将一众执行者丢进某座远离瑞文埃尔的城市里,然后又为众人赋予了和电影任何角色都八竿子打不着的身份,加之诸多规则限制,届时那执行者们可就彻底抓瞎彻底傻眼了,无法接触事件等同无法改写结局,无法改写结局便意味着主角詹米依旧会原电影那样死在女螝手里,而一旦主角死亡,到那时等待大伙的除了抹杀别无他路。

话归正题,见自己这位年轻助手丝毫没有反抗他这名领导权威的意思,吉姆探长神色稍缓,埋怨表情随之消失,继而如原电影那样习惯性从衣兜掏出电动刮胡刀,然后伴随着一阵嗡嗡声不紧不慢刮起了颚下胡渣,直到胡渣刮净,直到面朝镜面稍作端详,将刮胡刀重新塞回衣兜,探长才一边吧嗒嘴巴一边对何飞说出实情,说出那件急需何飞帮忙的紧急事务:

“额,午饭时间快到了,何探员……去外面为我买两卷热狗如何?”

沉默,无语,现场一时安静,对方一时凝结,至少在吉姆探长眼里是这样,在男人眼里,此刻,自己这位助手正微张嘴巴稍显呆滞。

(原来如此,原来剧情还没正式开始,执行者目前所处时间段亦极有可能为剧情展开前夕,当然以上这些仅仅只是猜测,至于如何证明……)

“何探员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长官放心,我这就出门去买!”

见助手果断答应,吉姆探长满意点了点头,在他看来下属为领导跑腿理所应当,原本他还稍显担心,担心昨天局里为他下派的这名亚籍助手会不会服从指挥,毕竟当今年轻人可不像他那一代诚恳老实任劳任怨了,而他刚刚向吩咐对方去买热狗又何尝不是一次有意试探?试探对方是否老实听话,如今见对方并无丝毫不满,加之痛快回答,直到此时,吉姆探长才算彻底放下心来,都说东方人服从观念强,此言当真正确,只是……

对方既然答应的如此痛快,可为何仍然站立原地半天不走呢?

“咦?你怎么还不去?现在已经是中午12点15分了,你眼前的长官和你自己想必都已很饿了,嗯?难不成你身上没带钱?”

“不不不,长官别误会,这顿我请。”

见吉姆探长面露恍然欲摸钱包,何飞忙挥手制止摇头否认,而后尽可能以平稳语气朝对方提了个问题,一个为证实猜测不得不问的问题:

“长官先生,我想问一下,最近咱们警局有没有接到过某些大案子?”

“大案子?呵呵,年轻人挺有干劲的嘛,很有我当年风范,当年我初干探员时就曾和你一样关注过各类案件,我明白身为一名新探员的你急需做出些成绩用以证明自己,不过很遗憾,近期局里除了些寻常偷盗抢劫案外,暂时还没啥难破案件能劳烦你我这等专业人士。”

(没有难破案件吗,看来需进一步收集情报了。)

喜欢凶灵秘闻录请大家收藏:(www.jushuku.com)凶灵秘闻录聚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凶灵秘闻录最新章节 - 凶灵秘闻录全文阅读 - 凶灵秘闻录txt下载 - 北极猎手的全部小说 - 凶灵秘闻录 聚书库

猜你喜欢: 捞尸人空亡屋阴夫凶猛丧尸之城诡城迷雾神魂之判官我的老婆是鬼王恐怖降头术今夜恐怖时阴司守灵人勾魂咒算死命阴阳伏魔墓中有人我从水中来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冥医阴间神探爱上阴间小娇妻之续缘造神计划风水异事鬼王霸棺:夫人你有喜了巫蛊风云霉灵师风水掌天下养尸为妻
完本推荐: 千亿豪宠:神秘总裁太危险全文阅读早安,老公大人全文阅读无限进化全文阅读日久成婚:神秘阔少,好给力全文阅读悠然小神医全文阅读海贼王之魂族强少全文阅读三国之刘备军师全文阅读都市狂澜全文阅读近身狂兵全文阅读国士无双全文阅读仙雷全文阅读时空位面穿越全文阅读元始不灭诀全文阅读麟台风波录全文阅读剑逆苍穹全文阅读武道独尊全文阅读阴婚介绍人全文阅读恐怖女主播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重生之都市仙尊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征服异界从游戏开始原来公爵不是人第三十九次攻略警探长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奋斗从镇邪司开始战锤巫师二婚必须嫁太子开局一座玉门关重生农门小福妻网游之最强传说权臣总想骗我跟他私奔牧龙师余生有你,甜又暖港九枭雄军工科技韩娱之崛起奶爸戏精我在东京教剑道超凡大航海救世主她才三岁半我家王妃总想让我篡位次元法典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洪荒调查员全职艺术家致命偏宠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君子与鬼

凶灵秘闻录最新章节手机版 - 凶灵秘闻录全文阅读手机版 - 凶灵秘闻录txt下载手机版 - 北极猎手的全部小说 - 凶灵秘闻录 聚书库移动版 - 聚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