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聚书库 >> 道医 >> 第四十章

手太阴肺经, Lung channel of hand taiyin, 这一刻它曾经模糊的概念在众位海外针灸医师心中清晰了起来。

这条经脉汉斯在学习的时候一般用简称,但现在,他觉得简称不好,因为它的路线、功效好像都在名称之中。

急慢性咽炎很多是热邪上灼, 伤阴犯肺, 痰火蕴结在咽喉等导致的,咽喉属于肺系,鱼际穴是手太阴肺经的荥穴,荥穴就是指经气流行的部位。

所谓经脉所过,主治所及, 这里是治疗咽喉的要穴。

既然是热邪所致, 周锦渊用透天凉针法针刺鱼际穴,大泄其邪, 自然清肺利咽, 病情好转。

烧山火和透天凉针法, 在华夏国内也是极少数人才掌握的针法, 甚至被认为真正的针法已经失传。更何况周锦渊的针感极为强烈, 鲜有人能做到。

“这真的是……经络现象吗?”汉斯咽了口口水, 随着咽津动作,喉咙也只会更加舒适。

他的心里其实有答案,只是很难想象这现象能如此明显罢了。

这种疗效, 是他用西医也从未有过的好, 那清凉的感觉在咽喉处蔓延, 好像瞬间把他的咽喉打扫干净,实在是太爽了!

“循经传感,气至病所。”周锦渊解释道,翻译成外语他觉得这些人应该也能理解,“针感顺着经络传导,从穴位到病灶,都有针感,让你更快缓解,这就是穴位和经络的作用。不同的穴位,不同的经络,组合起来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很多针灸医师、治疗师都认识汉斯这个同行,他们针灸公会是时常会举办活动的,汉斯绝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和人配合演戏。

饶是如此,也叫人有点难以置信,为什么这个经络现象会像汉斯形容得这样明显,是夸张了吗?

“为什么效果会这么快啊?”

“气速至而速效,气迟至而不治。便如我所说,这和手法有关系,针感越快抵达病灶,效果也就越好。”

透天凉和烧山火两种大泄大补的针法,用来辅助他们理解穴位和经络之气再好不过了。

现场一时热闹得很,也顾不得其他,都想体验一下这种针法。

他们甚至很想设计实验了,至少做个对比,看看它们对疗效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其实很多时候西方实验没效果,可能是因为手法,加上又不讲究针感。但要换了华夏医师来实验,很可能是不一样的结果。

“已经下课了,之后还有课程,我已经耽误一会儿了。明天会有病人来,到时我继续给大家说一下吧。”周锦渊婉拒了想体验的众人。

都已经下课了,但很多来培训的针灸医师都不想离开,对以往忽视的研究方向一下产生兴趣了。这针法肯定很难掌握,但它太奇妙了,让人很想探究。

周锦渊的拒绝,让他们恨不得一下就是明天的课程。不对,下节课的主讲人也是华夏来的,他们可以问一问那位老师会不会使用古典针法!

他们产生的这种好奇、兴趣就是周锦渊和众多华夏医生想要的,只要更多人产生兴趣,就有大规模的研究,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唯有如此,才能长远。

“天啊,我突然想起来,我看过一本书,上面写着作者去到东方,做了一次古典针灸,病灶处会发热。当时我还觉得,应该是偶然现象,或者什么其他手法……现在想起来,那和我们今天看到的,应该是同一种手法吧?”有个治疗师忽然说道。

“呃……其实,那本书里的医生,应该就是我。”周锦渊有点尴尬地道,“所以,的确是同一种针法。”

不止是同一种针法,还是同一个人?

那个治疗师喷笑出声了,“居然就是你吗?!”

周锦渊的履历写得很简单,因为他确实还年轻,而且他又没把自己“领头拓展海洲三院秃发领域”的成就写上去。

否则那治疗师可能早就认出来了,毕竟当初詹姆斯狂吹并引发跟风的是治秃……

这下被认了出来,不得了,话题一转,变成了周锦渊怎么治秃的。

说到底,学医也是很容易秃头的……

大家都以为周锦渊就是擅长针灸而已,中草药不是他们的专业,但既然学了针灸,多少也有点了解、接触,有的针灸组织还是和中草药方面合并的呢。

周锦渊只好答应大家,明天再给他们开一场秃发门诊。

……

下了课周锦渊没有回酒店房间,而是和赵妍妍打了声招呼,就往外走。他早就查过了,L市就有那支金笔的店,他打算走一趟。

现场搜了下具体路线,也不是特别远的样子,周锦渊就准备走路过去了。

钢笔店在L市一个大广场旁,算是地标性建筑了。

周锦渊照着地图往那个方向走,路过广场时,他听到一阵美妙小提琴声,估计是街头艺人。沿路也有不少街头艺人,但是小提琴声传来的地方人格外多,因为这乐声悠扬婉转,甚至极具画面感,让人沉醉其中,竟在音乐之中感受到生命力。

周锦渊都不禁听得入神了,这种现场的演奏有音频、视频无法感受到的表现。但很快他想起自己还有事,便也没上前欣赏,而是去找店面了。

谁知道,现在才下午五点,那家店就已经关门下班了。

周锦渊颇为无语,又没办法,只好明天早一点再过来一趟了,他插着兜往回走,索性去再听听音乐,也别白来了。

周锦渊挤进人群中,正好这时候小提琴手换了一支乐曲,熟悉的旋律响起,竟是《梁祝》,叫他这个华夏旅人精神大振,踮脚一张望,但这个角度只能看到背影。

小提琴手背对着他,虽然天气温暖,却穿着长袖,戴着帽子和口罩,露出来一点白色的头发,但这人背脊挺直,不像是白发老人,叫周锦渊心底一动,想起了怀中金笔的主人。

世界这么大,不会这么巧吧……

周锦渊正想转到正面去看看,那小提琴手却忽然中止了演奏,整个人一下倒在地上,他原本挺直的脊背蜷缩紧绷,透出十分痛苦的情态。

人群一下骚动了起来,有人开始拨打急救电话。

“让我进去,我是医生。”周锦渊喊着,身旁的人纷纷避开,他冲到中间将那人翻过来。

虽然只露出来冰霜一般的眉眼,但这绝对是他在海洲机场看到过的那个白化病男子!

“是你?”周锦渊惊讶了一瞬,立刻去摸他的手腕,“你还能说话吗?身上有没有带药?”

“不要叫救护车……我有,止痛药……”白化病男子咬紧牙关,对周锦渊道,“我只是……痛……”

他根本没有认出周锦渊,疼痛让他无法集中精神思考。

白色的睫毛垂下来,眉头紧锁,让他消瘦的身躯看上去更像是一捧随时都会融化的冰雪。

“我知道了。”周锦渊翻找了一下,但这人身上根本没有药瓶,也不知是不是忘记带了,周锦渊再想和他说话,他已经疼得无法开口。

周锦渊握着他的脉,这一诊之下,脸色却是大变,立刻把针具取了出来,把他的手拨开,手放在肝区,“是这里痛对吗?”

……

金绰仙疼得意识模糊,甚至分出另一个思想,开始思考自己不该忘性这样大,又或者不该高估了自己的身体。

在海洲接受了莫教授的诊治后,金绰仙有好几天都不接公司和朋友的电话。

他独自在海洲晃荡了几天,最后决定来B国,他住在自己从前为电影配乐时认识的朋友家,整理自己最后的作品。

他按时吃药,偶尔去医院,也会出来演奏,尽量享受人生最后的日子。

因为有莫教授开的药,得以免受疼痛的困扰。但他起初在国内配的药,最近用完后,有一味药在B国却没有卖,只能等待物流,并重新用起止痛药。

可惜止痛药能起作用的时间越来越短,今天出门后忘了带药,他本打算早些回去,而疼痛比他想得还要早到,他不该那么乐观……

在这极度的疼痛中,他恍惚感觉自己的手被拉开,然后有人在问他问题,他每个字都听清楚了,却无法理解是什么意思。

但很快,那个人摁了摁他的肝部,随后不知做了什么,疼痛感逐渐减弱了……

这时金绰仙才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周围也有一些人弯腰问他,还有没有事。

金绰仙还有些未回过神来,其他人都是用的外语,唯独他身边的人用他的母语说了一句:“小心不要碰到针了。”

金绰仙淡红色的眼瞳终于有神了,看清楚了这个人的脸,随后他也认了出来,这是那个在海州机场给他留下了颇深印象的道士,“是你……”

“是我!”周锦渊把他扶着坐了起来,“你上次去海洲是求医的?肝癌?你当时不应该那么快离开海洲啊,海洲也有不少明医!再不然你找我啊,别的不敢说,至少不会这么痛!”

他看这人怎么盯着自己开始发呆了,“hello?”

金绰仙这才缓慢地道:“你不是道士吗……”

周锦渊:“……”

周锦渊:“你确定就这句??我是道士也是医生啊。”

到此时,金绰仙的疼痛已经减弱到没有多大感觉了,他把小提琴捡了起来,礼貌地谢谢周围路人的关心,众人这才散去。

此时手机响了起来,金绰仙接起用外语说了几句,然后道:“我朋友来接我了。”他顿了一下,又礼貌地问道:“医生,我能问问您,怎么知道我患的是什么病吗?”

他现在才想起来,问这个问题,他明明没有告知过对方自己的疾病。

周锦渊犹豫了一下,说道:“把脉看出来的,而且,你记得上次我给你测的字吗?岩通嵒,嵒者带病,是为癌……”

金绰仙有些发怔,上次他们说了没几句,他就离开了。原来一个字已经测出了他的命运,可为何不能完全准确。他明明怀抱希望来到了西南方,却没有遇到机缘。

“对了,你知道哪里有中药店吗?找地方先给你配个止痛药吧——这针也得一直留着。”周锦渊一共扎了三根针,横穿痛区,但手头没有胶布固定针柄,只能让患者注意一点。

他看这人也不像有好用的镇痛药的样子,他自己家倒是因为接收过一些癌症中晚期患者,所以有些临床使用下来,十分有效的镇痛药方。

金绰仙回过神来,立刻点头,没有如周锦渊所想,谨慎地先质疑一下他开药的资格。

这个少年既是道士,又是医生,无论测字、诊断都极准确,让身患不治之症的他不禁想起了各种传说中的人物。随即又在心底笑话自己未免异想天开。

这时,一辆黑色的车停在了广场边,是金绰仙的朋友。

周锦渊扶着金绰仙上车,抬头看到车上坐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是无论西方人还是华夏人都会欣赏的英俊,他也正看过来,看到周锦渊后就带上了点疑惑,坐直了一下,好像带了点防备。

周锦渊看了一眼就觉得很熟悉,凭借优秀的记忆力回想了起来,好像是……在新闻里见过这个人?这不是B国那个明星吗?

他没想到这个白化病男子说的朋友,还是B国的演员。不过他也不追星,所以看见了就看见了,只是难免多看了几眼这人的头发,听说好像这个部位全国上下都很关心?

对方正瞪着周锦渊,问自己的友人,“……他是谁?”

“这位医生,刚刚帮了我。”金绰仙指了指自己身上的针,“亚瑟,你让司机开去中药店吧,我需要买一些药。”

“噢。”听说周锦渊是别处来的医生,亚瑟立刻放松了些,“你现在脸都是白的,还是先回去休息吧,要什么药我让人去买。”

金绰仙看向周锦渊。

周锦渊在手机上打了一串药,金绰仙看了一眼,周锦渊用的方子和莫教授开的并不一样,用的是山慈姑、冰片、朱砂、红大戟等药,这些药店应该都有的。

周锦渊却以为他在疑惑配方,“这些是用来做成药膏外敷的。你每每夜晚疼痛加剧,两日换一次药,可以安然入睡。”

“您怎么知道?”这一点,金绰仙之前的任何医生也没有在他不告知的情况下说出来过,他看了周锦渊几眼,低声道,“也是算出来的吗?”

周锦渊:“……还用不着算,这不是一看就看出来了。”

金绰仙默默把药方给了亚瑟,亚瑟也听不懂他们说话,拿到药方就立刻打了电话,请人去买药,车则直接驶向了自己家。

周锦渊的治疗还没完成,他得帮金绰仙取针、制药,因此似乎只能跟着去亚瑟家了。

……

“还没有请教您的姓名。”金绰仙转头看向周锦渊,并问道。

“周锦渊——你呢?”

“鄙姓金,金绰仙,这是我朋友亚瑟。”金绰仙顺便也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朋友,听到自己的名字,亚瑟还抬了抬手,懒洋洋打了个招呼。

周锦渊一听这名字,好像有些耳熟,仔细一回想,才想起来金绰仙不就是那位低调、不爱露面得作曲家,“你就是金绰仙?”

他开始回忆,自己也不是时刻关注新闻,所以不确定是否有人报道过金绰仙生病了。而且这样一来,亚瑟和金绰仙认识也就说得过去了,他虽然不熟悉亚瑟拍摄过什么作品,但金绰仙好歹也算作为幕后跨入了那一行。

金绰仙见他认识自己,敛目道:“我的病情,还请您不要对外说。”

“……我知道了。”周锦渊想想,问道,“所以,你是在L市治疗吗?”

L市的医疗条件很好,但也不算全世界癌症研究最先进的地方吧。

金绰仙道:“……算是。”

周锦渊问道:“什么叫算是呀?”

他以为金绰仙就是在海州求医不成,于是到国外来的。

金绰仙静静看着周锦渊,淡红色的眼底说不清是什么情绪,“医生,您不是都看出来我身患癌症了么,我只能保守治疗,等待结束而已。能够无痛地结束,就已经是上天最大的仁慈了。”

周锦渊闻言,却不是很赞同,“你在广场上拉的曲子,我感觉里面有对生命的渴望。”

金绰仙愣了愣,他白色的睫毛闪动了一下,半晌才自嘲一笑,道:“……因为我的内心,还不愿意结束吧。”

他不过是无奈,是妥协,是挣扎过后的绝望,但他每一刻都在想,如果他还有未来,如果还有奇迹……他有太多的梦想,没能完成。

“您知道吗?我可能只剩下四个月的时间了。但如果可以,多一天,多一个月,留在这个世界上,我也愿意啊,只有要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贵。”

金绰仙无声地笑了笑,手指摩梭着他的乐器。

“既然这样,那就应该争取啊!能从阎王爷手里抢回来多久,就是多久,我看你正气未败,精神未散,未必只有几个月时间!”周锦渊立刻道。

金绰仙有些微讶异,“您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

周锦渊道:“我只是实话实说,反正如果是我来接诊,我会建议你不要设四个月的目标。”

他从金绰仙的音乐,还有本人所说中都感受到了强烈的生存欲。这么说不止因为金绰仙的音乐,任何一条生命,如果就此早逝,未免太过可惜了。

何况见危不救,不是医者所为。

既然正气未败,不到绝路,如果是周锦渊来接诊,那再困难他也愿意竭尽所能,延长患者的生命。像这样的事情,他从前与父亲又不是没做过。癌症,也可以带癌生存。

不就像金绰仙自己说的,即使多一天,多一个月,也是好的。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世界上会出现什么奇迹,会不会有什么治疗癌症的新药面世,生命就是希望。

金绰仙只觉得心跳有些加速,周锦渊的诊断与测算是他从未见过的神秘、奇巧,而且周锦渊有着很不一样的气质,就是那种好像随时都要跳到桌子上和阎王爷叫板的气质。

但很快,他还是冷静了下来,问道:“你听过莫相亭教授吗?”

莫教授?当然听过啊。周锦渊立刻道:“莫教授是当代明医!”

金绰仙听到他对莫教授也如此推崇,虽然是情理中,却仍有些失望:“上次我到海洲,就是找莫教授求诊,他给了我相同的答案。”

周锦渊乍听到这个回答,也呆了一下。

任何医生在听到莫教授下过诊断后,应该都会有所顾虑吧。但周锦渊如果那么容易被吓到,也练不成今天的医术了。

周父对他说过,医者临证,必要剑胆琴心!

因此周锦渊很快便道,“最高明的医生也不一定是适合你的医生。作为一个道医,我觉得你不但正气未败,而且与我有缘。”

他在兜里一摸索,拿出一物。

金绰仙定睛一看,是他遗失的钢笔。

周锦渊:“你想试试的话,就和我一起回海洲吧。别忘了,利在西南!”

金绰仙的心砰然一动,看着周锦渊,西南还有他……

※※※※※※※※※※※※※※※※※※※※

不好意思忘记设定存稿箱了!晚了十分钟……

祝大家节日快乐,有高考的亲考个好成绩,今天送500个小红包嘛~

喜欢道医请大家收藏:(www.jushuku.com)道医聚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道医最新章节 - 道医全文阅读 - 道医txt下载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聚书库

猜你喜欢: 我真的只是个普通人路西法为世界和平牺牲太多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SCI谜案集(第二部)黑驴蹄子旗舰店宿主诈欺大师王者荣耀之西行全修真界都是我的铲屎官金光御九界之为你而来我给甲方安排的都是阴间剧情王者青道我的龙末日领主末日营地[基建]海贼之副船长红心邪神的自我修养火影之水灵在星辰中浪[星际]请将令爱嫁给我[网王同人]博君一笑最强逆袭大神[快穿]道医鬼墓王妃大佬靠种田续命炮灰逆袭系统[快穿]
完本推荐: 超级医王全文阅读挂机天王全文阅读大明帝师全文阅读回到古代当兽医全文阅读葬天命全文阅读诡路漫长全文阅读人皮笔记全文阅读修仙归来在校园全文阅读丑女难求:毒宠特工狂妃全文阅读地球至尊奶爸全文阅读重生之洪荒圣人全文阅读修真归来全文阅读最强奶爸全文阅读网游之超级奶爸全文阅读重生之奶爸医圣全文阅读极品大太监全文阅读九色元婴全文阅读黄泉诡道全文阅读龙尊全文阅读杀神白起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战神殿(生而为王)快穿:炮灰女配,有剧毒我只有两千五百岁超级兵王超级战神在都市七日回魂汤当满级大佬拿了快穿剧本有请小师叔太太请矜持星球大战:白银誓约位面发展计划我靠科技种田兴家剑主八荒极品兵婿黑雾之下你打算萌死我吗[快穿]不让江山战帝之傲视九重天大医凌然大唐:最强熊孩子你当像勇者翻过群山重生:拯救三宫六院神魔书不负大明不负卿大唐第一杠精上门女婿韩三千苏迎夏神级修炼系统逍遥军医红楼之逆贼薛蟠

道医最新章节手机版 - 道医全文阅读手机版 - 道医txt下载手机版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聚书库移动版 - 聚书库手机站